ob欧宝最新地址总台记者专访丨长二F火箭首任总设计师刘竹生:中国载人火箭 安全可靠是第一位

今天(5日),长征二号F遥十四运载火箭搭载着神舟十四号载人飞船成功发射。

长二F火箭是我国载人发射任务的专用火箭,具有极高的可靠性、安全性,长二F何以成为载人发射的“专车”,总台记者近日独家专访了长二F火箭首任总设计师、今年83岁高龄的刘竹生院士,听他解密中国载人火箭从研制攻关到不断成熟的故事。

航天科技集团一院长征二号F运载火箭首任总设计师 刘竹生:我觉得最根本的还是应该有一个运载能力,你要是运载能力不够,连个飞船都运不上去,还载什么人?所以这个是最基本的。再加上第一个是高可靠,第二个是高安全。

高可靠,指的是火箭本身不能出毛病。长二F运载火箭从研制之初,可靠性要求就远高于国际标准。按照设计指标,长二F火箭的可靠性达0.97,安全性达0.997。简单地说,就是发射100发,失败不能超过3发;在这3发可能的失败中,危及航天员生命安全的概率要小于千分之三。

为了让航天员更安全,长二F火箭上增加了故障检测系统和逃逸救生系统。而从外形上看,它和普通火箭最大的区别就是在于头顶上突出的逃逸塔。

刘竹生说,当时研制团队没有关于逃逸塔的任何资料,只能一点点摸索,一次次试验。1995年4月,满怀希望的人们迎来了逃逸发动机的第一次点火试验,然而首次试验就遭遇失败。随后研制团队又经过了三年艰苦攻关,直到1998年,火箭逃逸塔才终于成功完成了测试。

1999年11月20日凌晨,第一发长二F火箭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一飞冲天,成功将神舟一号飞船送入预定轨道。刘竹生说当时的感觉,是心与火箭一起飞。

航天科技集团一院长征二号F运载火箭首任总设计师 刘竹生:我觉得很清楚的一句话,就是说你心血实际都凝聚在这发火箭上,然后火箭飞了,你说你心不是也都飞了。

1999年神舟一号飞船成功发射和返回,中国掌握了天地往返技术,开启了中国航天一个新的时代。然而,造火箭、搞航天,风险不可能为零。就在一年之后,神舟二号发射的前十天,发生了一次意外情况,差点让当时已经确定的神舟二号发射推迟。

航天科技集团一院长征二号F运载火箭首任总设计师 刘竹生:(2001年元旦)前夜,本来是大伙都说休息休息就发射,没想就在之前的那天把火箭给撞了,撞得那个惨劲就不用说了。到处都是撞的坑,有的工作台把贮箱都撞变形了。

由于机械故障,工作平台一头撞在了火箭上。不仅箭体出现了明显的变形,内部元器件也可能受到了损伤。这对火箭来说,是致命的问题。然而,刘竹生心里却还抱有一线希望。

航天科技集团一院长征二号F运载火箭首任总设计师 刘竹生:当时看完了以后,我心里还想别的地方如果要坏了,我都能够得着,能进去把它采取措施,就是这根管子如果要是撞了,现场没法修,现场分解又没那个条件。就这根管子如果要是撞坏了,咱们就二话别说,装箱回北京了。

然而打开舱盖一看,刘竹生松了一口气。原来,平台撞的时候,这根管子被箭体里的一块挡板挡住了,没有被撞坏。随后,工作人员立刻开始对火箭进行全面的维修,故障被一一排除。然而到底发射还是不发射,却出现了不同的声音。

航天科技集团一院长征二号F运载火箭首任总设计师 刘竹生:大部分人心里是没有底的。说老刘,你要是现在发射就停止了,咱们把它拉回去,没人说咱们的问题,也没说是你的问题。

航天科技集团一院长征二号F运载火箭首任总设计师 刘竹生:当时我倒没说过什么豪言壮语,我就心里想这花了这么些钱,这么些人围着它转,好歹能发射了,咱不打了,你说损失这怎么说。

放弃发射回北京检修,责任风险最低,但经济损失巨大。经过慎重考虑,最终刘竹生在火箭质量评估报告上做出了决定:火箭技术状态完好,可以发射。

2001年1月20日,在火箭被撞后的第十天,第二发长二F火箭将神舟二号飞船成功送入预定轨道。这一刻,现场的许多航天人喜极而泣。一向沉稳的刘竹生,也无法按捺心中的激动。

航天科技集团一院长征二号F运载火箭首任总设计师 刘竹生:飞完了我就拍他(身旁的人)的大腿,我说你看看什么叫神箭。

从神舟一号到神舟四号,发射的都是无人飞船,刘竹生当年这样说:只有载人成功了,那才叫线日,长二F火箭将中国第一名航天员杨利伟送上太空,神舟五号一飞冲天,千年梦圆,而长二F持续改进技术状态的脚步并没有停止,刘竹生说,神舟五号发射成功那一刻,即是圆梦,也是载人火箭新的起点。

:对,特别高兴,高兴在哪呢,中华民族多少代人一个梦想,想飞天,(我)当了总师,然后领大伙干了个火箭,然后发射还成功了,你说这是不是最大的高兴。然而飞天圆梦,这并不是长二F火箭研制的终点,相反恰恰是一个新的起点。虽然安全性足够高,但是通过首次载人飞行,也还是暴露出长二F火箭不足的地方。

:杨利伟回来说这个问题,在火箭起飞以后,到助推器分离一共有二十多秒钟,说火箭震动得非常厉害,很难受,心脏难受,他简直都以为活不了了。这个问题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。于是,研制团队经过反复研究,最终发现造成杨立伟在火箭飞行到在120秒到140秒的难受,是因为一个8赫兹频率的振动。这正是心脏的固有频率,当飞行到这个量值时,心脏也振起来了。

:他是过载,不是失重,在这个情况下你再有8赫兹,他人受不了了,心脏在里头跟着(振)动起来。

于是接下来,刘竹生带领团队展开攻关,在后续任务中对火箭进行了优化改进,火箭的舒适度大幅提升,航天员再也没有出现心脏不舒服的现象。

刘竹生说他有曾有三个梦想,少年时代,嫦娥奔月的飞天梦;中学时代探索星空的航天梦;参加工作后他坚持40多年的铸箭强国梦。正是刘竹生这样的老一代航天人追逐梦想、执着钻研,让中国有了第一型载人神箭,而这份传承,生生不息。

如今,载人登月,成了他最大的梦想,他告诉记者,新一代载人火箭已经开始研制,中国人的千年登月梦,一定不再遥远。